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凡亿教育 >

【邓教之窗】邓州湍南高中校园文化景观之大成

发布日期:2022-05-04 01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正在建设中的湍南高中位于城南城乡结合处,远离喧嚣闹市安安静静的。夕阳照射,黄的光,红的柔,光影交错,显得格外静谧、含蓄与温柔,一切昭示着,这里的确是个读书的好地方。尤其是学校古朴典雅的“书简”样大门造型,连同大气敞亮的门前广场珠联璧合,浑然一体,造就了该校独树一帜独领风骚的校园文化景观。

  东汉王充在《论衡》中记载:“竹生于山,木长于林,截竹为简,破以为牒,加笔墨之迹,乃成文字”,“断木为椠,柝之为板,力加刮削,乃成奏牍”。在中国文字承载形式的更迭演变中,书简占据了长达一半以上的悠长岁月,书写了华夏近千年的文化内涵,也成承载了太多的历史记忆,书法的书写形式,从上至下、从右到左,深受承袭了书简书写的传统。书简造型设的计置身于学校最美不过,它讲究古典风韵古今融合,讲究绿色简约理念自然渗透,讲究潜移默化的教化感化功能。

  大门左边“书简”上刻的是“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,先治其国;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;欲齐其家者,先修其身;欲修其身者,先正其心;欲正其心者,先诚其意;欲诚其意者,先致其知,致知在格物。《礼记·大学》”。右边刻的是“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。有弗学,学之弗能,弗措也;有弗问,问之弗知,弗措也;有弗思,思之弗得,弗措也;有弗辨,辨之弗明,弗措也;有弗行,行之弗笃,弗措也。《礼记·中庸》”

  湍南高中从建校伊始,校门书简样内容布设选择,几易其稿。不知经过多少湍南“拓荒人”凝心聚神,多少次的反复推敲,多少次的沉思琢磨,多少次的寻寻觅觅,可以说是“众里寻她千百度”。直到《大学》《中庸》经典箴言重现,才蓦然回首“璞玉”出。“书简”内容终于从历史典籍中剥丝抽茧而来,去粗取精而来,直抵灵魂定格而来。

  《中庸》《大学》作为《礼记》中的篇什,前者强调人生目标对社会的关心和参与精神,注重学习者自身道德修养的提高,所提出的“修、齐、治、平”思想,几乎成为读书人的唯一标准理想。后者重点讲为学晋升之道。“博学之”意谓为学首先要广泛的猎取,培养充沛而旺盛的好奇心。“博”还意味着博大和宽容。惟有博大和宽容,才能兼容并包,使为学具有世界眼光和开放胸襟,真正做到“海纳百川、有容乃大”。“审问”“慎思”是说要对所学加以怀疑。“明辨”意味学是越辨越明的,不辨,则所谓“博学”就会鱼龙混杂,真伪难辨,良莠不分。“笃行”是为学的最终阶段,要学有所得,就要努力践履所学,做到“知行合一”。

  简而言之,“身、心、家、国”概括说的是做学问之人应追求的人生终极境界、目标与格局定位,小至个人成家立业,大至明德者家国情怀;“学、问、思、行”传递出的是人生求学之道所应遵循的修行精髓、进阶方法与上升路径,启示我们做学问只有环环相扣,方能步步为赢。不难看出,中国文化中十分讲究左右对称的平衡艺术,追求古与今传承,动与静搭配,方与圆的和谐。触摸文化,对话先贤,赓续文脉香火,穿越时空,经典精华确实有直抵人心的文化力量。

  咀嚼经典内容后,我们再来细细品味“书简”延伸出的美景,这时你可以尽情发挥想象:一眼望去,目之所及,校园内正中央草绿桃红,樱花点点。两旁“书简”矗立,与气势雄伟的图书大楼遥相呼应,自然而然构成了学校立体画面的“卷轴”美学。东西对称,间距开阔,似卷非卷,古朴稳重。这景观,就像一扇开启未知世界学问宝藏的通道,意味着进入湍南校园,就如同进入了徐徐展开的知识画卷,绚烂的大幕就此铺开,汲取滋润泮池之水,人生就有了不一样的新境界新天地。

  悠悠岁月,春花烂漫,无限光景竟芳菲。微风的傍晚,总有慈祥的母亲带着蹒跚学步的孩童,在学校大门广场前嬉戏玩耍。不知他们是否早也看中了这一文脉潜蕴未来可期的“风水宝地”?

  着一身古典,倾万千风华。学校之美,理应属于极其现代风格的建筑与深厚历史底蕴的交互相生。不难看出,诸多中华文化元素其实早已悄悄构建了湍南高中古典博大沉静之美,这种美在于自然与建筑的和谐搭配,而并非刻意为之。然而,湍南之美却在于青涩,犹如小荷之出于淤泥,她还是一块处女地,需要更多人去精心描绘和点缀。

  晨曦微露,新妆宜面,低花树映,春光不愁。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,沾着露珠的校园睡意依然朦胧。穿越历史烟云,驻足凝思,宋代大学问家宋濂在其著《送东阳马生序》中所述旧时年代的求学之苦,上学之艰,今天已荡然无存。“书简”散着书香,氤氲逸散,沁人心脾。站在校门前,让你顿生“初到湍南地,犹如故人归”的感觉。

  感恩新时代,共赴新征程。今天,湍南高中大门的“书简”、涌泉、泮池共长天一色,学子、春光、绿树与云影徘徊,明德至善,服膺真理,好学力行。相信这一切大美造化,必将融入大气湍南代代人的血脉,一头连着远出继续研学深造的游子,一头连着年轻而俊美的母校,和着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的宏愿,仰望前方,肩负担当,无论走多远都走不出母亲牵挂的视线……

  站在学校大门口望去,涌泉布设方方正正一览无遗,泮池则半圆如月似少女矜持含羞娇嗔,悄悄藏在后面。你会隐隐感觉到,这融为一体的景致的确显得有些博雅灵动,又略略透出几分秀气。正好和校大门正中央大理石背面上“精致校园,幸福湍南”八个大字,相互映衬,耐人寻味。同时坐拥涌泉和泮池,这在县域的所有学校中当属独一无二。

  涌泉喷涌时,浮光跃金,暗香溢动,似锦鲤跳跃,活力无限。停歇时又静如镜面,胸纳蓝天,波澜不惊。涌泉之思,让人不得不提清代《增广贤文·朱子家训》里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”的忠言古训。这句话原为民间的俗语,广为进报者采用,后来清代朱用纯编辑收录,为教子醒世采用。中国人教人向善,向来讲“善有善报”;教育人要感恩,常常说“受人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”。湍南校门口的涌泉正直向上,不事张扬,魅力无穷,寄寓湍南学子要牢记教诲,感恩亲人,感念师恩,爱校,爱家,爱国,仁者爱人,永做报恩之人。

  泮[ pàn ]池又称“泮宫”,是位于孔庙大成门正前方的半月形水池,意即“泮宫之池”,它是古代官学的标志。古代“诸侯不得观四方,故缺东以南,半天子之学,故曰泮宫。”依古礼,天子之学为雍,诸侯之学为泮。天子太学中央有一座学宫,称为“辟雍”,四周环水,而诸侯之学只能南面泮水,故称“泮宫”。又因孔子曾受封为文宣王,所以建“泮池”为其规制。《诗经·泮水》篇有:“思乐泮水,薄采其芹……”等句,意指古时士子在太学,可摘采泮池中的水芹,插在帽缘上,以示文才。有的孔庙在池畔砖壁中央嵌着“思乐泮水”的石刻,便是出自这个典故。据说,泮池上一般有石桥,或拱或平、或三座三洞、或单座多洞不等,被称为泮桥。科举考试时,学生过桥去拜孔子,称为“入泮”。

  涌泉和泮池前拥后伴,外方内圆,动静相宜,刚柔并济,时时刻刻与水相依相偎,形影相随。泮池之水静若处子,清澄透彻,池底鹅卵细石,清晰可见,诱人驻足,引人深思。水乃万物之源,就是说水是生命之源,有水的地方就有灵气,有水就有韵味儿。成语“风声水起”、“水到渠成”、“水润无声”等等就蕴含着关于水的美好意味。自古以来,名人雅士对水也是情有独钟的。先贤老子《道德经》中讲: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。”他告诉我们,像水一样的品格,能包容、滋养万物,利他而内自不求。老子在自然界万事万物中最赞美水,认为水德是近于道的。它没有固定的形体,随着外界的变化而变化;它没有周定的色彩,“染于苍则苍,染于黄则黄”;它没有固定的居所,沿着外界的地形而流动;它最大的特性就是多变,或为潺潺清泉,或为飞泻激流,或为奔腾江河,或为汪洋大海;它川流不息,却没有穷竭之时。

  古语云: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”。人总要争个高低,水则没这么多要求。水能上能下,上化为云雾,下化作雨露,汇涓涓细流聚多成河,从高处往低处流,高至云端,低入大海。水性能容,可随高就低,适应不同环境。水看似无力,自高处往下流淌,遇阻挡之物,耐心无限,若遇棱角磐石,即可把棱角磨园,亦可水滴石穿。

  是啊,做人就应该像水一样灵活、包容。水净化万物,无论世间万物多脏,它都敞开胸怀无怨无悔地接纳,然后慢慢净化自己。做人也应像水一样单纯、坦诚。胸中有沟壑,待人无城府。就如一泓清泉,乍看深不可测,但又纯净透明。

  新时代,新学校,新征程。涌泉常涌,泮池长伴,学海研欢。愿涌泉和泮池见证和熏染着曾经在湍南读书及走出的莘莘学子,时刻修炼品行,珍惜似水年华,不断增长学识,莫负大好时光,做才思泉涌心清如水之人,从这里出发,穷山距海,无远弗届,逐梦星辰大海。